关伟:藏獒,野性与理性的结合
陈建华与东方獒园
藏獒二
山西晋辉獒园的主人韩玉深
山西晋城爱獒獒园的主人—郝晋高
昔日育人争光 今朝养獒争气-马俊仁
马俊仁教练打造“藏獒军团”
刘学忠与中国藏獒的传奇
《藏獒》作者杨志军:感谢中原文化
马俊仁养藏獒情有独钟
高媛----河南美女与她的神秘藏獒
张建明——辛酸寻獒路 悠悠爱獒情
郑云龙——用心铺就 名獒之路
玉树根保
邵华——浩浩雄心 长歌藏獒

马俊仁惊报:配种一次三万 2千万拒售国宝 (1)

  2008-11-27

 老马最近有点忙,西安——— 北京——— 通州,他是个闲不住的人。马俊仁在北京的第一个养殖基地本在城郊的大兴黄村。2006年搬到了北京市的房山交道西大街。之所以搬家,一是旧狗场周围的环境大不如前;二是随着藏獒的增加,旧狗场已经不够用了。目前房山这座狗场面积有12余亩,是以前的三倍,投资多达1800万元,现在养了128条纯种藏獒,其中29条有国家A级证书。

      你认为马俊仁的转行成功吗  昨日,记者拜访老马时,正见他忙里忙外,一边看獒一边应酬各方客户朋友,獒现在是老马生活的中心,说老马也必须从“獒”说起。

  对自己的风云历史,你现在即便口舌如簧,也未必能从马俊仁口中套出只言片语;但谈藏獒,只要马俊仁有时间,他就会打开“话匣子”滔滔不绝!马俊仁说,他现在看到自己的獒,啥愁事都没了。珍稀且忠诚的藏獒,这“雪域之王”带给老马的不仅仅是暮年的安慰。

  从古董到藏獒

  马俊仁有收藏的嗜好,他集过邮,收藏过古董,上世纪90年代,马俊仁从朋友手中花几百元买个唐代古铜镜,现在价值已飙升至3万元。

  如果不是1986年的一次奇妙经历,老马很可能会成为一位文物收藏家,而不是如今的“獒主”角色。

  1986年,马俊仁在法国巴黎圣母院后面的公园里,看见一条体型异常庞大的德国牧羊犬。老马感觉此犬身段体型远不同于普通的“德牧”,一问才恍然大悟,原来这是与中国的藏獒交配之后的新犬种。犬主人当时说的一句话深深刺伤了马俊仁的自尊心:“其实欧洲几乎所有的大型犬都有中国藏獒的血统,可惜藏獒在中国,都被人杀了吃肉了,已经濒临灭绝了。”

  马俊仁当时想,世界上的纯种藏獒不足百条,我如果能收集十条,就占1/10,这要比收集古董要合适得多,也有意义得多,“自己家里本来就有黄金,何必惦记别人家那点东西,我要养出比外国人更好的中国的纯种藏獒,我就是要争这口气!”

獒食一月近十万

  为选出一条优良獒苗,马俊仁几乎跑遍了有獒出没的高山雪域。以前当教练在青海多巴高原集训时,马俊仁就托人到处打听哪里有纯种藏獒,一旦有消息,他宁肯放下训练也要自己开车第一时间扑过去,但凡看准,就不惜高价买下来。

  选獒不易养獒更难,獒食一月就近十万!藏獒吃什么?马俊仁说,獒食都是自己调配,平时一天两顿,黄玉米面、鸡蛋、肉、奶粉……要掌握好动物蛋白和食物蛋白的搭配,还要依据季节进行相应调整。老马开玩笑说:“我的獒口可刁了,连大虾都吃啊!我这一个月光獒食就要拿出七八万,算上工人工资、防疫检测等各项费用,一月不投入个十几万,干脆别打玩獒的主意!”

  老马的獒忠诚凶狠

  老马养的都是纯种獒,他说很多人养的不是藏獒,而是藏狗,是糊弄人的。

  獒的凶猛度有多高?老马比划着说,獒这东西不乱叫、眼神冷漠凶狠,一旦发起攻击动作干净利索,直扑哽嗓咽喉,能活活把一头高头大马当场咬死。

  老马以前在大连养狗,有偷的、下迷药的、投诱饵的,甚至铁笼子都被人砸了硬抢的,但自从养了獒后,失窃率几乎降为零。獒绝不受诱惑,只忠实于主人,哪怕饿死,也不吃生人递来的食物。一次,马俊仁在大连家的花园里侍弄花草,墙那面是他的獒舍。晚上很静,突然从墙那边传来一声沉闷的低吼,老马做手势生动描摹说,一人竟从两米高的墙后“飘”了过来“落”在他身边,浑身战栗如筛糠,脸上惊恐的神态令人不寒而栗。藏獒的凶猛由此可见一斑。

  老马的朋友对记者说,如果你养了藏獒,其他什么狗都不爱养了,对德国黑贝,可能连看都不愿看一眼。

  老马的獒价值千万

  马俊仁的獒到底值多钱?老马说:“以前有一个韩国商人出价2000万我都不卖,因为我的獒是‘国宝’!”

  事情是这样的:韩国一商人相中老马的“小王子”,开价2000万元人民币,老马不点头。那人不死心,甚至从沈阳搬来救兵,让老马的挚友说情,马俊仁碍于朋友情面违心地说:“好吧,看你心诚,我就给你开个价,4000万元人民币,少一分都不行!”

  韩国商人说太贵了,能不能别“一口价”,老马头摇得像波浪鼓儿。后来有人问马俊仁,“人家要是真给你4000万,你就卖吗?”老马哈哈一笑:“我还是不卖!那是国宝,是我的命根子,他就算砸出4000万,我也会找借口把价再提上去!”

  马俊仁的藏獒以毛色来分,有黑色、黄色、白色和铁包金四类,从2004年开始,马俊仁最先把黑色獒淘汰;2004年底到2005年,白色的藏獒也被淘汰了;到了2006年,马俊仁淘汰了黄色皮毛的藏獒。如今,在马俊仁的獒院里,只有“铁包金”一种獒,周身黑色皮毛,只有眼睛周边、鼻唇两侧、四蹄末端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