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俊仁教练打造“藏獒军团”
刘学忠与中国藏獒的传奇
《藏獒》作者杨志军:感谢中原文化
马俊仁养藏獒情有独钟
高媛----河南美女与她的神秘藏獒
张建明——辛酸寻獒路 悠悠爱獒情
郑云龙——用心铺就 名獒之路
玉树根保
邵华——浩浩雄心 长歌藏獒
刘卫星
关伟——智者儒商 獒海沉醉
中国藏獒俱乐部副主席——马俊仁
曹志家——挑战命运 爱獒勇士
情到深处花自俊 意在无限山当远--
秦林智----想找个有意义的事儿干

昔日育人争光 今朝养獒争气-马俊仁

  2008-7-16

  在廊坊举行的中国首届藏獒展览会上,见到了久违的马俊仁。已过花甲之年的马俊仁,精神饱满,脸色红润,头发刷刷地梳得齐亮,烟还是一支接一支。唯一区别的是,戴着一副咖啡色的绒线手套。以他的性格,似乎不应该戴这种手套,甚至是不戴手套。后来才知道,那全是因为养狗。 
培育藏獒 
  不过,最好别与马俊仁提“狗”——因为他会这样打断你:“我马俊仁培育的是藏獒,不是藏犬、藏狗。” 
  他突出的,是一个“獒”。獒是大型犬的总称。原产于我国青藏高原的藏獒,有“东方神犬”之美誉,是犬中之王。在我国民间,有国犬的美誉。 
  要么不干,要干就要干最好。说马俊仁养狗,他不爱听。感觉像是马俊仁退休后无所事事,在弄几条狗打发日子。说了藏獒,还不够,要说培育。因为他不是简单的养藏獒,而是通过寻找、收养、选育、繁殖,对濒临灭绝的纯种中国藏獒的保护起到积极推动作用。 
  从“养狗”到“培育藏獒”,从一种消遣到一项事业,这明显不是一码事。事实,也确是如此。 
  去年4月18日,即将退休的马俊仁在北京大兴区黄村镇韩园子村,建起了东方瑰宝藏獒养殖中心,同时中国首家藏獒俱乐部也在这里成立。这标志着马俊仁开始把事业的重心移到了藏獒身上,但性质没有变:争气,争光,争脸。 
养獒原因 
  马俊仁小时候日子苦,14岁那年拉马车的父亲病了,而两个哥哥都已经工作。于是,小小年纪的马俊仁,拿起父亲的马鞭拉煤赚钱养家。别人拉多少,他要比那些人再多拉一些。 
  潜意识里,他特别要强,凡事都不服输。 
  所以,这么多年来,他马俊仁的那些成功,说小了,是光宗耀祖,说大了,是为国争光。马俊仁骨子里有一种个人英雄主义与民族情结。 
怎么会想到去养藏獒的呢? 
  据他说,那是在1986年他带队去法国训练比赛期间,看到当地的牧羊犬和藏獒交配出的犬相当大相当好。但法国人取笑说,中国已经没藏獒了,“中国人都把狗杀了,吃肉了,喝汤了”。他当时就暗下决心,回国找纯种的藏獒。后来知道藏獒还是二级保护动物,便更上心了。 
  马俊仁慷慨激昂地说:“中国到目前为止,还不是国际犬联(FCI)的成员国。我心里难受啊。这口气我一定要争!” 
  不过,还有一种解读是,狗性执着忠诚绝不会和脾气火爆的马俊仁对抗,也排解了爱出口伤人的他缺少朋友的寂寞。马俊仁自己说过:“跟人打交道太累,跟狗打交道更亲切。狗比人可靠,养藏獒能让我重新体验到付出必有回报的收获感。” 
寻找纯种 
  有了这样的背景与动力,马俊仁干起来,浑身是劲。 
  不过那时,他的主要心思,还是放在带队训练上。他只是利用每次带队上高原集训的机会,白天训练,晚上去藏民区收集纯种的藏獒。马俊仁那时养藏獒,只是两个想法:一是保护藏獒,“一些牧民家里穷,獒吃不好”;二是看家,“老伴一个人在家,不放心”。 
  马俊仁养过马、猪、骡,还种过君子兰,加上个人特别爱钻研,所以,养什么都在行。那些凶猛的藏獒,看到他都服服帖帖。 
  自从淡出田径圈后,马俊仁开始把心思越来越多地放到藏獒上来。他特别强调,起点要高。“这样,将来才能到国际舞台上一展身手。” 
  只要他看上的獒,他都会想方设法搞到手。到后来,他在许多藏民牧区都出了名,一些牧民会替他留心,一有好獒,便会给“马教练送去”。2003年春节,他在藏区看到一条公獒,实在爱不释手,最后花了18万元,外加一条世界上最高的“四眼獒”(俗称铁包金,爪子、下腹部有一点黄毛,其他地方都是黑的。由于其两眼旁边有两小撮黄毛,看上去像四只眼,故名),才连买带换地弄了回来。 
  有了纯种的藏獒,再经过他的精心培育,经过一两代的繁育,准能育出好品相的纯血藏獒。 
种獒不卖 
  养殖中心建成至今,已拥有150多条大藏獒与100多条小藏獒,是中国最大的藏獒培育中心。马俊仁自豪地说:“几乎中国目前最纯正最好的藏獒,都在我这里。” 
  马俊仁养藏獒出点名气后,来向他配种、买獒的人络绎不绝,有国内的,也有国外的。不过,马俊仁从不轻易让他们配。“母獒一年就生一次,公獒在这段时间里,工作繁忙。跟人一样,精力有限啊。” 
  还有一个担心是,生怕对方有病。一旦有病,那就讨厌了。“我这里的獒都是知根知底的。老太爷是谁也清清楚楚。”不过,马俊仁对于从他这里出去的獒,都是百分之百的信任。 
  但不管怎样,最好的獒,他是舍不得的。“要它们养精蓄锐,给将来的世界冠军作出贡献。”马俊仁最喜欢的公獒名叫“小王子”,是一条三岁的四眼獒。长得威武豪迈,高大挺拔。最主要的是,嘴巴眼睛鼻子长得好,“品相很重要”。 
  一次,一位韩国客人看中了“小王子”,开口向老马买。胡搅蛮缠了一天,最后你猜猜他愿给多少?吓死人——4000万元人民币!但老马还是摇头:这条藏獒,我死也不卖!最后,那个韩国客人只得把“小王子”的儿子“小小王子”,以180万元买走。 
  马俊仁给我解释说:“我如果真是一个卖獒的商人,那我40万元也卖了。我马俊仁做什么都是讲第一。我拿了4000万元,把第一拱手让给人家,我还是马俊仁吗?” 
育獒心得 
  2月初就想去大兴找马俊仁。老马在电话里好言拒绝:现在哪能来,母獒们都在怀孕,生人一来,要乱套的。 
  冬天,是成年母獒一年中最重要的时期。这也是马俊仁打造世界冠军的造梦期。这次马俊仁在廊坊参加展览的30多条藏獒中,就有一条叫“美美”的母獒因为刚产崽不久,所以性格特别暴躁。那天早晨,经过一路颠簸到了廊坊后,美美居然见人就叫,最后只能老马出马。 
  连骂带拽地把美美弄进铁笼后,额头冒汗的马俊仁才笑开了:“我马俊仁总不见得连狗也不如吧。” 
  据说,马俊仁育獒有许多心得,核心是讲究一个科学养殖。但许多都是机密,不能说,所以也没办法写。但我采访了不少同是养獒的人,他们普遍承认,老马养的藏獒特别壮。 
  马俊仁说,养獒要把它们当自己的孩子那样爱护它们,关心它们,让它们茁壮成长。“该顺的时候顺,该拧的时候拧。该表扬的时候,绝不吝惜一次,而且要公平,即使你偏爱谁,也不要在表面上做出来。该批评的时候,就绝不要手软。还有一点,就是不要在与它们亲近之前,去批评它们。只有当它们与你亲了,你的批评才会起到效果。”&nbs